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如果这个世界疯狂、没人性

如果这个世界疯狂、没人性

车子停在一个大院,摇上车窗后,车厢里黑乎乎的,只有忽明忽灭的香烟。浓烟熏得我直咳嗽,他问,“你介意我抽烟吗?”我说,“不介意”。他说,“可是你明明在咳嗽”。

那天夜里回宾馆后,我没法写稿,因为两眼被熏得血红,无比干涩。

最后的那个下午,我被县政府办公室的主任两次赶出门。后来,在县政府办公楼的大厅站着等县长出现,等了很久很久。他终于出现了,腋下夹着个小皮包。我冲上去,跟进他办公室。可是,几个献殷勤的下属很敏捷地把我挡住,我觉得他们简直是把我像牙膏一样从门缝里挤出去。

后来,我迎着西下的夕阳回城里。还记得,那时候的夕阳是白色的,在一排排杨树的上空,像月亮一样,晕结的光环也像白色烟雾。  

那一刻,有一句话在我心里萦绕,“一定要保护好大家”,这是很多采访对象不约而同跟我说的话,我觉得沉重。

离开运城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应该是周四。为了迎接当晚通宵的写作,我在酒店的马路对面吃了一碗当地叫“羊肉泡”的东西。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吃饱。因为,那几天虽然都有面条吃,可是每夜都饿得没睡好。

走出小馆,我抬头看,穹苍上飘着一抹月亮,像鹅毛,无比轻盈。在那个时刻,尘世间上演着罪恶的打击报复,可是,天堂是那么清丽和干净。

次日清晨7点多,向编辑交了稿。然后,倒下就睡。突然,电话把我惊醒,“中级人民法院给你发了传票,请立刻去取。这是最后一次通知。。。。。”

我还没清醒地反应过来,心里想,运城就算阻止我采访,也不至于那么早就行动啊?于是,立刻给北京的律师朋友打电话。

她通过严谨的专业分析,说这只是个类似骗子实施的恐吓电话。但是,安全起见,早点溜为上计。

采访局长被刑拘的故事,听着人家的恐惧,尽管真实,却始终如隔着一层玻璃。没想到,对公权力的恐惧竟然降临在自己身上,仿佛上天特意安排的情景体验。

在那一刻,我还是心慌的,怕当地的司法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采取强制措施。我万分害怕失去自由!于是,收拾行李,赶紧逃跑。但是,在逃命的关头,我还没忘记洗澡。出门前洗澡,这是改不了的陋习。

洗澡后,我突然清醒了。给前台小姐打电话,结果,她说,她也接到类似电话。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受惊吓后,已经无法入睡,于是,就写了一篇“国风”栏目的小文,小小地讽刺了一下政府拒绝采访的简单粗暴。

故事真是戏剧性地发展。

稿件发出后的第二天,政府办公室主任竟然特意来京,说是给我道歉,事实上是想阻止稿件进一步传播。他还拿了礼物,我们拒绝了,因为不是我最心仪的鸡腿。

后来,还有人打我电话,说希望我对夏县的报道就此收手。

不过,这些事情都可以被我淡忘和忽略,因为,内心始终有种确信,就是我的所为是有意义的,促使社会向善的。而且,每次发稿后,我就尽量回归到自己的生活。

12号,从机场回到家。附近的酒吧上空用红色夺目的霓虹灯闪耀着“但愿人长久,光棍不再有,黑夜让我们和白天不同,咆哮吧,为了曾经的和未来的爱!”在出租车的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觉得开心起来了。忽然想起,原来光棍节刚过。人家活得多带劲,释放着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那一夜,北京的月亮已经半圆,我只想找一个人喝一杯。

推荐 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