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戴着镣铐的欲望

戴着镣铐的欲望



莉芙卡死了。天亮时,被发现的。

美丽的躯体,仍然保持着索爱的姿势——偎依在男人的胸前,乌黑的卷发散落着馨香,手随意地拥抱着他。栗子色的大腿裸露在白色睡裙之外,克制的,轻轻地挨着,始终没敢跨上他的身体。她垂下眼帘,嘴角上扬,带着温柔的笑意,仿佛只是熟睡而已。

那个男人是活的。他从睡梦中醒来,想唤醒他身上的女人。可是,她却听不见。

几个小时之前,是深夜。这个女人回来他和她曾经的家。

进门的那一刻,像所有的以色列女人一样,她的身体被头巾和长袍裹得严严实实的。走到床边时,她不假思索地脱下黑色的袍子,散下长发,解开白色的睡裙上面的纽扣,微微敞开胸脯。然后,轻轻地偎依着床上的男人。他醒了,睁开眼睛,但是,不言不语。

她像梦游一样,舔着他的脸,亲吻着他的头发,摩挲着他的胸前和胳膊,嗅着他的身体,轻声地喊着他名字,近乎哀求。但是,那个有生命的男人身体,没有回应她的温存。他静躺着,一动不动,不言不语。

她带着他的手在她的身体上隔着裙子游动。最后的一瞬间,她把手猛然停留在她身体上最温暖的部位。就是那个地方,给她带来的幸福,让她一辈子不能忘;也是那个地方,给她带来一辈子无法摆脱的绝望和痛苦。

这是一种极其孤独的索爱。她闭眼抬头,像不甘心的渴求,也像绝望的祈祷。但是,由始至终,男人的手是退缩的、软弱的、毫无生命。  

(一)

几个月前,他说,不育是个诅咒。所以,遵从摩西五经的教规与她分床睡。在曾经那个家里,两张小床相隔不足一米。

她问,“摩西经书是神圣的,难道婚姻就不神圣了吗?我们相爱了十几年。”

在寂寞的日子里,她的痛苦不仅仅是不育,还有羞愧,她自己的羞愧,母亲的羞愧。这一切,压着她无法抬头。

于是,她去看妇科医生。医生说,她是美丽的女人,身体健康。要做检查的,是她的丈夫。但是,她也要让丈夫在床上热情起来。

安息日过后。有一天夜里,她坐到他的床边,用妩媚的眼神拥抱自己的丈夫。那一刻,四目对望,是温存的。他解开她的头巾,脱下她的裙子,也摘下他具有宗教意味的小帽子。但是,他依然沉默,停顿了一下后,双手始终只是在她的背部移动。在黄色的灯光下,女人的背浑圆,柔美,是成熟女人的味道;是女人理解了生活之后,才有的味道。

她痛苦地问,如果不共床,怎么会有孩子呢?

他说,十年了,如果有,早就有了。

在分床睡的日子里,他恪守教规,再也不碰她。偶尔在夜里,当他沉睡后,她照着镜子,解开衣裳,自我怜惜,隐秘盛开的生命。

他的父亲,是教区的教士。他说,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唯一意义就是生孩子。不能生育的女人不是女人。

他轻声反驳说,结婚证书上写着,结婚,就是愿意和你深爱的人永远生活在一起。而他爱她。

父亲说,如果女人不能为男人添丁加口,男人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战胜其他人。

“其他人是谁?”

“所有不信教,不忠诚于教规的人们。”

最终,她被迫离开她深爱的男人。

她双手提着两个黄色的箱子,进入一个陌生的简陋的房屋。那是他为她租的房子。房子只有一个旧的木柜子、一张小床和一盏灯。她把他的照片摆在床头。如无意外,她将在这个房子孤独终老。  

(二)

在刻板的犹太教区里,严厉的教士主宰着人的肉体和灵魂。

大概一年前,在教区外面,响起一阵年轻的歌声。忧伤的歌声传唱着爱情。

英俊的雅科夫在酒吧里唱着,“她在大街上出现,我的视线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我发现,她在我的梦里萦绕,她进入我的心间。可是,她突然了无影踪,被另一个世界捕获。”

歌手是莉芙卡妹妹的情郎。妹妹很年轻,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她的生命充满热情,像个精灵。两个年轻人相爱多年,可是,歌手不愿意服从教规,选择了离开。

歌手离开后,教士决定,妹妹应该嫁给他的助手,一个在大街上用喇叭传教的,很粗糙的男人。妹妹不情愿。

结婚前夕,妹妹央求姐姐说一说,十年前的初夜。

姐姐看着远方,很平静地回忆:他脱下了黑衣服,也帮她脱了裙子。在脱他的“喉子”时,他犹豫了,不知道是否会违背法律。但是,后来,他还是脱了。熄了灯。脱下白衬衫,脱了她的睡裙。他要了她,经过爱的通道,允诺的通道。在她的记忆里,那时候,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可是,他们的床上却始终有一丝阳光。那一天,他对她说,他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

那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温柔,妹妹听得一脸的神往。

姐姐说,你也会有的。

“不会的,不是一回事。我想在婚前把自己交给雅科夫。新郎发现我不是处女,自然就会把我休掉”,妹妹说。

“你不能这么说,会冒犯经书。”

“可是有的书上说,摩西经书并非完美,有时候,甚至会前后矛盾”妹妹一脸不服。

可是,最终,妹妹还是用麻木迎接了法定的婚姻。

在她的初夜,新郎拿着经书在简陋的床边朗诵,“按照神的意旨,我和这个女人交合。在我交媾的每一步,请神给予我力量和帮助。请神保佑她为我顺利生育儿子。。。。。。”

朗读完毕后,虔诚的新郎把枕头递给新娘,让她把臀部垫高,双腿张开。他上了床,把被子披上,像战袍。

一瞬间之后,床上下左右跳动起来。被子下面的人,像在踢足球,毫无方向地射击。新娘尖叫,新郎的行为令人发指。看来,神明没有给他足够的指引。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