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别处的生活—澳洲游记(续集)

别处的生活—澳洲游记(续集)

嘿嘿,我回来了,活着回来了。真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昨夜,飞机在黑暗中飞越印度洋,向着我伟大的祖国翱翔。客人满载,机舱内空气污浊,旅途漫长难耐。严重的恶心让我呕吐,挣扎着去洗手间,但是却昏倒在走廊上。在倒地之前,国泰航空的“空少”飞奔过来,拥我入怀。多么浪漫的一刹那!所以,尽管并没有失去知觉,浑身无力的我还是张开双臂拥抱了那个陌生的男人。迷糊中,听到有人用粤语呼唤“小姐,小姐…….”那么温存,那么关切,是乡音,暖暖地熨帖心灵。

睁开眼睛,看到几个空姐围着我,在询问和记录我的个人信息,而他已经让我平躺在过道上。他在我脚后蹲着,一直把我的双腿抬高,帮助血液回流心脏。他说,我的嘴唇很苍白,叫我别害怕。但是,那一刻,我怎么能不害怕?我无助地想着,飞机无法着陆,我有可能死在汪洋大海之上的高空。不过,我对自己说,不能死,如果死了,妈妈会无法承受的。

所以,我并没有死,只是裹着毛毯颤抖了一会儿。一直等到最后,体贴温存的他都没有对我做人工呼吸。对此,我深感遗憾。

今天下午,终于回到北京的小屋。迫不及待地做了三菜一汤,狼吞虎咽地吃了一大碗久违的东北大米。吃完了,在饭桌旁发呆,幸福感油然而生,还是中国人民幸福,有大米吃。也许,我在国外思念的,只是犹如米饭之类的琐碎。

好了,要言归正传了。我只能在今晚写续集了,因为从明天早上开始,就是很多的采访和写稿。

此刻,我非常疲惫。真是奇怪,在澳洲的时光,在我的记忆中竟然是蓝色的,犹如那里洁净的海潮。

其实,我的题目有误,此次澳洲行,有80%的时间花在参观和采访以及路途的奔波,所以,并不属于真正的游记。不过,在途中,我接触了一些人,看到一些事。由于现在不是写作的状态,所以,我只写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情。   

旧墨尔本监狱 OLD MELBOURNE GAOL

7月3日,我去了建于19世纪的墨尔本旧监狱。在阴森的黑暗中,历史被小心认真地尊重和保留。绞刑台和刑具都完整地展现。囚禁室只够躺一下一个人,放一张桌椅,和一个马桶。每当进入独立的囚禁室,我都感到阴气袭人,情不自禁地用手顶着已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木门,生怕有恶人突然把门锁上。站在那个有限的空间,抬头看着石墙上的小窗,内心会颤抖。在那个情景,我深刻地体会到自由的意义。

这个监狱因为一张纸条让我难忘,而纸片的故事让我肃然起敬,心潮难平。

故事追溯到 1921年。当年,12岁的女孩ALMA在胡同被杀,尸体是全裸。事件恶劣,民众愤慨,要求警察尽快破案。12天之后,被施压的警察抓捕了在胡同附近经营酒馆的ROSS,根据两个证据,其一是一个妓女的证言,该妓女对ROSS长期不满;其二是从ROSS家的毯子取得的头发和死者的头发,法医比较后认为,两处头发来自同一人。

两个月后,ROSS因强奸罪和谋杀罪被执行死刑。  


ROSS的照片
  

直至执行绞刑,ROSS坚称自己是无罪,并用一支铅笔在一张纸上给世人留下一句振聋发聩的话

“请求澳大利亚人民见证我的无辜。我的生活被警察和邪恶的人毁掉了。我如此请求,是因为既然他们这样对待我,总用一天,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你们。”

几十年之后,法院发现ROSS被错杀,发布了澳大利亚史上第一个刑事案件的“事后致歉”。我欣赏当地法院郑重认错的态度。  


被保留的纸条
  
推荐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