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文章归档 > 2009年三月
2009年03月27日 00:08

如果有再次选择的机会

你,从来没认识过我的你啊!

我要和你单独谈谈,我要把一切琐碎的、简直可笑的事情喋喋不休地说给你听。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求你相信我向你吐露隐衷的痛苦的心所告诉你的一切。耐心点,亲爱的,等我把一切都从头说起。我求你,就听我谈自己一刻钟。别厌倦,我爱了你一辈子也没有厌倦啊!  

我,一直在你身边的陌生人

------「奥」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如果有第二次机会,我会选择执着于自己的心”,这是一个已婚朋友的留言。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触动了我,让我的心一个晚上都不得安宁。

现代人究竟被什么东西劫持了啊,我在反复地想,人怎么活成这样了,谁让......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1日 01:49

厨房里的尘世

已经是凌晨1点了,从朋友告别单身的party走出来。霓虹灯下,后海的湖水波光盈盈,飘着细雨的空气里弥漫着放纵和颓废,温热的红尘和孤独的人生夹杂在一起。

此情此景,我希望沿途酒吧能响起张学友闭着眼睛深情演绎的《轻抚你的脸》,“点起香烟说声心中紊乱似烟,算了、算了,我躲进烟雾里诈看不见。。。。。。”

今晚的女主角是我在北京最好的朋友。我在心里窃窃地疼着她。这个女子就像夏天中午的阳光一样透明、灼人。

她,3年前曾经来我家住了一宿,只为了拜我为师学做菜,因为她分居两地的男友要回北京了。为了迎接这个远途归来的男子,一个周末的清晨,我们两个女子买了一大堆肉和菜,在我曾经那个简陋的厨房从早晨到晚上......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9日 21:04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四:北漂的日子 只有那个碗对我不离不弃

每当别人知道我是南方人的时候,总会关切地问,“你习惯北京的生活吗”?回答无一例外,“不习惯”。如果再问原因,我就会说,“因为吃不饱”。可是,就算吃不饱,我在这里也漂了很多很多年了。在这很多年的日子里,搬了很多次家,无意中,很多东西舍我而去,只有一个碗对我不离不弃。

这个碗长得并不精致,并非象牙瓷般剔透也不是青花瓷般典雅,只是最朴素的黑色陶碗,身上有隐隐的暗纹,拿在手上,不易滑落。据说是made in Japan,2006年,和弟弟一起买于天津的一个胡同。与其配套的是一个5寸的碟子、有两个耳朵的汤碗,还有一个吃日本拉面用的勺子。曾和一个朋友说,这么多年,我像拄着拐杖的乞丐沿着京广线流浪,只有手里的碗忠实地随......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9日 21:03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三:羊城夕阳下的小屋

终于毕业了!毕业那天,我的心情像出牢的犯人。研究生三年,我只记住一句话,不是教授智慧的法学理论,而是,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同屋的老大说,“阿琪,慢点嚼,先别吞,肉可香了”。每每想起,鼻子发酸,泪水欲流。非常想念她了,曾经和我共同挨饿的难友!

终于回到“民以食为天”的羊城了!单位给我们这群年轻人分了宿舍,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小屋,很宽敞明净,不像北京的房子。我把房间里的内置阳台摆设成日本的榻榻米,可以盘脚坐在淡绿色的小抱枕上饮酒、喝汤、吃肉,通常还可以来点音乐。房间里面垂下两层白色的轻纱,透过挂着的绿罗草,可以看见窗外远处的田野。至今不知道那个小屋朝向是什么,只记得常常阳光灿烂。

单位......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9日 21:00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二:饥饿岁月的长恨歌

    我对求学生涯的记忆大部分与饥饿有关,并非吃不饱,而是吃不好,吃不好就不能解馋,所以就相当于吃不饱。妈妈的手艺养刁了我们一家人的嘴巴,我对食物的要求总是高于他人。而且,由于妈妈的禁令,所以我没能养成吃零食的习惯。每当饥饿难耐时,我一闭着眼睛就只能想起肉。

15岁那年的夏天,我离开家乡到县城读高中。当年并不知道,此番离乡,竟然让我再也找不到归途,一直渐行渐远,从县城到了省城,从省城到了京城。我一直想,哪年哪月,会到纽约,我误以为那是世界的首都。

中学的伙食不是一般的差,又恰逢身体发芽长苗的阶段,饥饿感来得那么强烈。记忆里,最美的时光是早上6点多,天才朦朦亮的时候,和舍友狂奔饭堂排队......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9日 20:53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一:此生与“红酥手”无缘

“你,从来没认识过我的你啊! 

我要和你单独谈谈,我要把一切琐碎的、简直可笑的事情喋喋不休地说给你听。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求你相信,我向你吐露隐衷的痛苦的心所告诉你的一切。耐心点,亲爱的,等我把一切都从头说起。我求你,就听我谈自己一刻钟。别厌倦,我爱了你一辈子也没有厌倦啊!

我,一直在你身边的陌生人”

---------「奥」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那年,我才9岁,刚上三年级,个子还不如灶台高。

从那时起,放学后,妈妈就让我站在厨房里开始学习做饭,看着她系着围裙切菜、下锅,并且一边做一边和我解释火候、调料搭配等事项。后来,我就要蹲在灶台旁边,一边帮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