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文章归档 > 2009年八月
2009年08月31日 21:24

湖南初体验(之五)轻舞飞扬

截至27号,我走完了几个发生铅中毒的村庄。而那几天,武冈市政府的人在凌云宾馆设立了一个血铅事件应急中心,要“河蟹”各类人物。我估算,此类费用,足够给几千名儿童做血铅检查。

7月30日,文坪镇初次发生严重堵路事件。至今已经一个月。可是当地政府却迟迟不愿意确定污染源,而我认为直接核查其余锰厂的生产原料是否为阳极渣就可以了。

这场人祸应该由企业和政府一起承担后果。可是,现在是政府在与平民对峙,作为当地豪富的锰厂老板却被保护在背后。

27号中午,采访完从长沙治疗回村的孩子,我的任务基本完成了。心情顿时轻松。坐了近一个小时的乡村客车,我回到了武冈市区。

客车停站在一个音像店门口,那里有多......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21:18

湖南初体验(之四)仓皇出逃

25号那天,我要赶到另一个尚未被政府承认的铅中毒现场,司马冲镇。

睡了3个小时后,挣扎着起床,赶着8点钟警察和官员上班之前进村。

在公路上,远远地看见村头有警车停驻,一群干部模样的人已经在路边和正要堵路的群众交涉。

于是,我跨过水稻田里的水沟,绕路进村。

后来,在一户人家的屋里停留。不多久,有两三个村民进来,对我说起包车带孩子进城做血铅检查,但是被政府追堵的故事。

他们一进来,就把前面的门窗都关了,只开着后门。那样的采访像革命年代的地下党工作,昏暗的屋子里面警惕、兴奋和紧张的气氛随着烟草的火光忽明忽暗。他们抽的是用白纸卷起来的乡下烟草丝,那些味道极其浓烈。那几天,我觉得......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21:14

湖南初体验(之三)矿工的故事

当我走到另一个村的时候,见到了在中国新闻曝光率最高也是最持久的一个群体,那就是“矿工”。

    以前我也写过矿难新闻,准确地报道过死亡人数,常常囿于篇幅,把受伤人数简略掉。

这一次,我见到了在十年前受伤的一名矿工。

我不知道那个空房子会躺着一个人。走进去,忽然看到一个长头发的男人在一堆被褥之下躺着。我还以为他在睡午觉,退出门外并致歉。他叫我进去,知道我是记者后,对我说起他早就想了结的一生。

那年,他在小煤矿里面压断了脊椎骨的时候,老婆还年轻,家里的一儿一女都还小。判决下来后,矿主应赔5万元。但是,十年了,法院都没有执行。

为了生存,他强忍着痛苦牺牲了男人的尊严,让老婆......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21:08

湖南初体验(之二)平民的苦难

平民的苦难

上山下乡之后,才切身感受到“记者”这个角色的沉重。大城市是核心资讯发源地,有及时获取信息的优势,但是多少有点生产工人的感觉。俯身贴近大地,感受民生的时候,才会让新闻更加客观和真实,有真正为民请命的灵魂。这是我此番采访的体会。

回来多天了,脑子里面总想起那几双热切的充满期望的眼神。他们抬头注视着我,犹如我是一个引领他们到达神明的天使。我愧于对望,低头沉默,因为那是我无法背负的沉重。

我刚到武冈市的文坪镇,就有一名中年妇女在等着我,并且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记者。对此,我觉得很奇怪,但是也不意外,悲苦的老上访户有超乎你想像的能力。

她诉说的故事是关于她可怜的女儿。女儿......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31日 01:28

湖南初体验 (之一)“倾城之恋”

一直非常想去湖南!八年前枕边一直放着沈从文的作品,七年前吃过湖南的霉豆腐,四年前交上湖南的知己,三年前吃过湖南的血鸭和米粉。而且,曾有朋友告诉我,她在长沙吃辣菜,太馋了,辣得晕倒了,叫来救护车。车来了,人醒了,辣椒照样爱下去。

这一切,都让我向往湖南。

曾经央求过一个人去长沙出差的时候,帮我打包一份湖南的特色菜,随机一起飞回来。结果,被人骂我神经病。而我觉得,那是因为他不够爱我。

曾经幻想过很多遍,我有朝一日会去走一遍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找到《边城》中翠翠摆渡的白河。读过很多关于爱情的体验,但是我唯一能记住的是《边城》说,有了怯怯的甜蜜爱意,在梦中灵魂会为一种美妙的歌声浮起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