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八月
2010年08月21日 18:45

如斯良辰

中午时分,醒来了。终于沉沉地睡了一觉,神经缓过来了。窗外是雨声,隐隐的秋意,清凉袭人。我躺在大红被子上发呆,毫无缘由地想起张爱玲写的“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空气里散发着百合花的甜香。那是同事送我的贺婚礼物。我保留了一枝洁白的百合和几枝康乃馨。红色吉祥的花束,在昨晚,抛给了待嫁的姑娘。

还记得,那一声雀跃欢呼,兴奋的脸庞,低垂掩面的柳枝,昏黄的灯色,一池碧绿的湖水,一长排的桌子,杯盘残留着奶香,情谊尤暖。如斯良辰,影影绰绰,如梦如幻。醒来后,都觉得不真实,那些朋友竟然都为我而来,来的理由是因为我嫁人了。

这也是临时起意的策划,我的人生总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9日 00:37

七夕那天,我结婚了

我结婚了,真的,就在七夕那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秦观笔下的七夕。人家牛郎织女是渴慕了一年,火烧喉咙地爬上鹊桥,干柴烈火地相会。而我的故事,没有那么浪漫,真实的原因是,只有那一天,新郎能在我眼皮底下活动满24小时。暑假,他四处讲课挣钱(他说攒钱给我和孩子买了房之后,他就可以出家了)。再过一个星期,他就要出国了。去很久很久。

你肯定会问我,嫁给他,是不是因为很爱他?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嫁给这个怪物——说话只会“顶心顶肺”,生活习惯,一南一北,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前几个星期,他还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脸,无比诧异地说,“老天爷是怎么长眼睛的,你这个情感丰富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1日 14:37

不要打我,也不要通缉我

  在法治记者这条道路上,我还会走多远?我没有答案。只是至今,我还在路上。道路狭窄且漫长,迷雾笼罩,让人只能看到眼前,不见未来。

几个月前还在纠结,想着不做记者了,特别是法治记者。爸爸说,这份职业危险,让他不放心。妈妈说,不斯文,一天到晚东奔西跑,抛头露脸。从九岁开始,妈妈就让我站在灶台边,学做菜,学做人家的妻母,并且教育我“男人是树,女人是藤”。可是,至今我都没有过上妈妈想要我过的生活。

家人帮我在广州准备了房子(注:我是承租方),说,“别做记者了,也不要在北京混了,那个城市不适合生活”。那时候,是财新创刊之初,工作压力非常大。很想逃,渴望着安逸舒展的生活。内心挣扎了一段时间,想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