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那些追逐爱情的挪威女人

那些追逐爱情的挪威女人

 此刻,你们都在梦乡,而我还清醒着,因为我们相隔六个小时的时差。窗外,细雨连绵,不远处是挪威的森林。

林里有潮湿柔软的落叶,光滑的青苔和高大的松树。溪水潺潺,鸟儿歌唱,松鼠在跳舞。远眺是雪山,俯视是湖泊,闭着眼睛,仰起脸,就能感觉到雨丝。这几天,我都在那里散步。

夜里走在山脚下,水雾袭人。昏黄的灯色下,碎石路泛着微光,岩石在滴水,庭院里的木屋一片寂静。这样的情景很像小说里的日本,让我想起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夜雨里的箱根别墅,一场为了告别的再见。

十天前,我来到卑尔根,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在西海岸。城中心很小,像海边小镇,从东走到西只需二十分钟。大部分居民都住在城外,五颜六色的木屋子镶嵌在森里里,湖泊边。

这里的生活安静、缓慢、从容,好像每个人都有大把的光阴可以蹉跎。我曾经怀疑过,安静是否会导致乏味。后来,我意外地发现,这个城市自有它的热情。

上周三,阳光终于驱散乌云,在半山腰的幼儿园,我见到了那个中年女人。当时,我倚着栅栏,远远地看那些金发碧眼的小孩。有个男人在陪孩子荡秋千,玩泥沙。后来,他把两个孩子拥入怀里,毫不费劲地站起来。我看得出神,想着他是否会用胡须去扎小脸蛋,像小时候爸爸对我那样。可是,我的记忆里却没有那样的拥抱。

 就在那个时候,她向我走来,对我挥手致意。我对她说,我第一次见到幼儿园里有男教师,很好奇。她说,挪威有很多单身妈妈,可是,孩子的生活中需要男人,所以幼儿园都有男教师,占总数一半以上。

夕阳缓缓西下,我们隔着栅栏聊天,阳光轻柔、海风温润。她曾经到过中国,学了60天的刺绣。她说,中国的家庭模式好,父母共同抚养孩子,而挪威很多女人独自带孩子。这些女人不相信婚姻,却相信爱情。

她说,一些年轻的女子在“first play”时怀上了孩子,但是,不愿意轻易结婚,而是同居。当爱情走后,男人也走了,只有孩子留在女人的生命里了。尽管如此,她们还是觉得以爱情为基础的关系比婚姻更加简单和纯粹。

我说,那也是让人羡慕的活法,毕竟她能选择和自己爱的男人一起生孩子。

   她笑了笑,说,是的,在婚姻里,总有各种不适,而且还涉及财产问题。很多女人从婚姻里走出来之后,就不再相信婚姻,认为那只是共同生活的合同,情愿独身;如果再遇上相爱的人,也选择同居。另外,也有很多情侣在即将年老时,才下定决心结婚,共同过下半辈子。社会对各种活法都很包容,而且挪威人的谋生很容易。

   政府每个月会给孩子发2000克朗的补贴,至十八岁。如果不够,母亲还可以再申请生活补助。孩子满一岁后,进入幼儿园,母亲才恢复上班。除了早餐,幼儿园照顾所有的伙食,每月收费约2000克朗。孩子在六岁前几乎不用学习文化课,就是在幼儿园玩。据说,这样可以保证他们有足够长的童年。

   我说,有一些中国人的婚姻外表完整,里面可能是拥抱的两个刺猬。不快乐的父母不见得对孩子的成长更好。

她说,是的,但是也不能否认,在孩子的童年,需要男人,给他们男性思维的引导。还是有一些幸运的婚姻,例如她已经结婚十二年了,仍然和丈夫很相爱。

   不经意间,一阵风吹来,她摘下帽子,金色卷发自然散落,凌乱飞扬。她看向远处,用手挽着头发,突然回头问我,你喜欢这个城市的风吗?那一瞬间,这个不再明艳的中年女人散发出一种抽象的美感,轻柔地碰触到我的内心,就像欧洲电影的一些镜头。

见到她之后的那几天,我有点饥渴地去寻找更多的幼儿园,找更多的人和我谈谈挪威的单身妈妈。

推荐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