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涪陵春梦

涪陵春梦

---- 谨以此文献给爱梅人

“梅花最怕开,开了便没话说。索性残了,沁香拂散,同夜里炉火都成了一种温存的凄清”--林徽因 《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

迄今为止,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一个男子像他那样,被我注视如此之久,足足超过50个小时。以至于,当飞机像醉汉一样降落首都机场时,无论睁眼还是闭眼,我脑子里全部是他的容颜。

题目看似香艳,故事却发生在严肃的重庆打黑审判的现场。

1月15日那天的早晨,我进入重庆陈坤志涉黑放贷案的法庭旁听,在位于涪陵的重庆市中级法院第三分院。翘首前望,我忽然发现了他,坐在公诉席上的一名检察官。我多么惊艳啊,惊叹世上竟有如此绝色男子。一身藏蓝色的制服,白色的衬衫,挺直腰背,面带微笑,自信但不张狂。其模样,远远看去,就像我少女怀春时期的偶像,温兆伦。当时,脑里轻吟起陈慧娴在《今天夜里总下雨》里所唱,“怎么给他双眼摄住?”原来,世间真的有“一见倾心”!哈哈。。。。。。“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往后,每天的庭审持续近十二个小时。他一直是法庭上的检察官,而我是庭下的旁听者。只要我抬头,他都在我的视线之内。旁听席有三排,左、中、右。五天内,我换了几次座位,从不同的角度看他。最后的两天,我干脆坐到前面的人大和政协席。为了更清楚地旁听,还为了更近距离地注视他。当然,后者是主要的。

庭审让人间歇性犯困,特别是在出差的疲惫中,倦意让人无法抗拒。不过,只要我抬头看到他,顿觉解渴,并且神清气爽。50多个小时啊,我竟不觉厌倦。

(如果我的领导看到本文,请别怀疑我的敬业程度。工作效率因他提高了。我可以发誓。)

本来,这是个比较沉闷的庭审。案件的被告主角陈坤志,是重庆民间放高利贷的知名人,但是,不算大人物,案情也并不复杂。我听着庭审激辩,感受着法庭之下的人生,同时悄悄地看着我的“温兆伦”。

我喜欢他的嘴唇,带着微微的笑意,尽管他的角色是咄咄逼人的公诉人;我还喜欢他的眼神,专注且耐心,并且会回应别人,哪怕对方是与他对立的辩护律师。这,是我所欣赏的修养。我还喜欢他修美的身材,既不让我俯视,也不让我仰视,恰到好处。我还喜欢他率真的性情,当某个笨蛋的律师辩护得一塌糊涂之时,他会和我一起偷笑。

不过,最遗憾的是,我没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因为羞于靠近。如果他香如腊梅,我会像张爱玲所说,为了那个人,“千山万水地找过去”,不介意天天吃涪陵榨菜。“醉死花柳间,做鬼也风流”!

推荐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