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三:羊城夕阳下的小屋

《背着厨房流浪的生活》之三:羊城夕阳下的小屋

终于毕业了!毕业那天,我的心情像出牢的犯人。研究生三年,我只记住一句话,不是教授智慧的法学理论,而是,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同屋的老大说,“阿琪,慢点嚼,先别吞,肉可香了”。每每想起,鼻子发酸,泪水欲流。非常想念她了,曾经和我共同挨饿的难友!

终于回到“民以食为天”的羊城了!单位给我们这群年轻人分了宿舍,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小屋,很宽敞明净,不像北京的房子。我把房间里的内置阳台摆设成日本的榻榻米,可以盘脚坐在淡绿色的小抱枕上饮酒、喝汤、吃肉,通常还可以来点音乐。房间里面垂下两层白色的轻纱,透过挂着的绿罗草,可以看见窗外远处的田野。至今不知道那个小屋朝向是什么,只记得常常阳光灿烂。

单位很抠门,给我们这批毕业生的工资很低。无奈之下,我们就开始了人民公社般的生活,除了睡觉,其余时间都在一起,无论男女。我们一起凑钱买菜做饭,夜里一起去大排档吃宵夜。

那一年的生活,尽管很拮据,但是竟然那么忘怀的快乐。我平生第一次知道湖南有让人痛快的的白椒、湖北有让人回味的花椒、炒贝壳的时候放点醋可以增鲜。一群穷酸的年轻人,买不起饭桌,就用大的纸箱来代替。每当夕阳西下,我们一群人就围着纸箱狼吞虎咽,不亦乐乎。

那一年,有个同事迷恋上我的饭菜,每次都充当“扫盘子”的角色。当我离开广州来北京的时候,他的肚子严重地圆起来了,只能滚着走。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