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湖南初体验 (之一)“倾城之恋”

湖南初体验 (之一)“倾城之恋”

一直非常想去湖南!八年前枕边一直放着沈从文的作品,七年前吃过湖南的霉豆腐,四年前交上湖南的知己,三年前吃过湖南的血鸭和米粉。而且,曾有朋友告诉我,她在长沙吃辣菜,太馋了,辣得晕倒了,叫来救护车。车来了,人醒了,辣椒照样爱下去。

这一切,都让我向往湖南。

曾经央求过一个人去长沙出差的时候,帮我打包一份湖南的特色菜,随机一起飞回来。结果,被人骂我神经病。而我觉得,那是因为他不够爱我。

曾经幻想过很多遍,我有朝一日会去走一遍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找到《边城》中翠翠摆渡的白河。读过很多关于爱情的体验,但是我唯一能记住的是《边城》说,有了怯怯的甜蜜爱意,在梦中灵魂会为一种美妙的歌声浮起来,歌声又软又缠绵,灵魂会跟了这歌声各处飞。在我想象中,湘西是纯净的、湘西人是活得诚恳的,就像透明清冽的白河水。

我相信的,因为在人家沈从文笔下,连妓女都有情有义,活得像个人样。

但是,没想到我的湖南初体验竟是如此的不浪漫。

8月23日下午,我终于到达长沙。

下飞机后,迫不及待地去小巷寻觅传说中的长沙米粉,但是只找到小黑店里面的津市米粉。晚上,去了沿江路,在炎热的夏夜,用上十个指头肢解了一盘红通通的口味虾,再配上冰凉透心的啤酒。酒足饭饱,走在沿江路上,和长沙人们一起,腆着大肚子,穿梭在江边堤岸,大摇大摆地横着走。看着对面的橘子洲头,阵阵凉意随着江风迎送,一时兴起,跟着路边的大妈跳起了扭秧歌,音乐是《月亮之上》。

9点多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对方说,罗记者,我在咖啡馆等你。一秒钟之间,我努力地思考,恍然想起,我约了人家9点钟采访。于是,赶紧回去酒店换衣服,打车冲过去。

次日,我刚进入一个学术会议会场不久,忽然接到编辑电话,要我改变出差任务,连夜赶去武冈市,说那里发生血铅事件。

于是,立刻去街头买了两件便宜朴素的T恤和凉鞋,把高跟鞋和裙子一扔就上路了。   

当然,临走前,还不忘记打包当天晚上的饭菜,因为我当时还不知道武冈市是什么东东,怕去到那没东西吃,我痛恨饥饿的感觉。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