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湖南初体验(之五)轻舞飞扬

湖南初体验(之五)轻舞飞扬

截至27号,我走完了几个发生铅中毒的村庄。而那几天,武冈市政府的人在凌云宾馆设立了一个血铅事件应急中心,要“河蟹”各类人物。我估算,此类费用,足够给几千名儿童做血铅检查。

7月30日,文坪镇初次发生严重堵路事件。至今已经一个月。可是当地政府却迟迟不愿意确定污染源,而我认为直接核查其余锰厂的生产原料是否为阳极渣就可以了。

这场人祸应该由企业和政府一起承担后果。可是,现在是政府在与平民对峙,作为当地豪富的锰厂老板却被保护在背后。

27号中午,采访完从长沙治疗回村的孩子,我的任务基本完成了。心情顿时轻松。坐了近一个小时的乡村客车,我回到了武冈市区。

客车停站在一个音像店门口,那里有多个等待顾客的“摩的”。那里的“摩的”有一个特点,就是车头用一个柱子支着像蜻蜓翅膀一样的长长的彩色帐篷。那几天是酷暑,人坐上车能暂时躲避毒辣的太阳。

“呼”的一声,车子在瞬间迅猛发动。戴着墨镜的男司机抬着头,引吭高歌,沉醉地继续唱着音像店里没放完的流行歌曲,“我这个你不爱的人,还单身一个人,没日没夜心和回忆抗衡,你就不要来触碰我的疼,让我一个人穿过爱背后的伤痕。。。。。”

一路上,他高唱着不知道唱给谁听的情歌,闯红灯并且逆行。我在后面悄悄地探头前看,怀疑墨镜背后的眼睛压根没看交通灯,但是我只看到他脖子上裸露的晒得发紫的黑皮肤在微微流汗。我想,他肯定以为自己在开直升飞机了。

他沉醉地唱歌,潇洒地拐弯,戴着墨镜的头始终帅气地上扬,好像我不是他的顾客,而是他小鸟依人的女人,重大的区别是我没有搂着他的腰。

这个陌生的男子带着我这个陌生的女子神气地穿梭在这个灰尘满面的陌生的城市。渐渐地,我放松了,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临别湖南之时,我的灵魂竟然也随着歌声飞扬起来了。可惜的是,在《边城》里,让翠翠灵魂飞扬的是她爱的二哥,而他,则是一个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即将到哪里去的男子。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