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法庭上的回眸

法庭上的回眸

对于法治记者而言,法庭是重要的新闻现场。在法庭上,我旁观了人类的终极情感,对生之留恋,对死之恐惧;对亲情之悔悟,对爱之坚持。

部分故事的主角已经不在人世,有的至今还在大墙之内。冗长的庭审过程,我早已忘记,留在我记忆里的,是他们在法庭上的回眸。(此篇博客只关乎人性,与政治立场无关)

带着镣铐进入或者离开法庭的时候,绝大部分被告都会转身,睁大眼睛,在旁听席上搜寻他最想见到的人,潸然泪下,或者强装平静的回首凝望,也有哭喊着挣扎的。刹那间,好像人世间所有的感情都涌进了那双眼睛,痛苦、悔恨、留恋、恐惧和绝望。

这次,我想和你谈的是,一个男人的眼睛,当他回眸的时候,充满冷静、温存、绝望和眷恋,同时,那目光还让我感到一股寒意。

他是一个贪污受贿的高管。

宣判那天,一个年轻的艳丽的女子走入法庭。她,裹着一袭红色的裙子,穿着高跟鞋,戴着闪亮的银色的耳线,犹如出席婚礼。

她,一名中年妇女,坐在旁观席右边的角落,很安静地注视着审判席。在她脸上,有我平生没见过的、静默的忧伤。我就在她附近,但是,没敢看她。由始至终,我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呼吸。

我凭直觉判断,她是他妻子。

红衣女子坐着我身后的左方,妻子坐在我右方。她们之间,间隔着法庭的过道。

被告被法警押着穿过旁听席进入法庭,他转身扭头,眼睛在飞快地寻觅着。很快地,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和我身后的左方在纠缠。

法官宣读的判决书,是出乎人意料的重判。如果有可能出狱,他也已经是白发苍苍之人了。

宣判之后,我斜眼偷偷看了一下那个妻子。

她还坐在那里,很安静,没有告诉任何人,此刻,她是否撕心裂肺。被宣判的男人,曾经和她一起牵手说话,一起睡觉,一起生儿育女。

被法警押着出去时,他转身,第一个眼神还是投向我身后的左方,充满温存和眷恋。但是,我敢肯定,他的眼神几乎不碰我的右方。

这个时候,红衣女子如梦初醒般猛然站起来,追随出去,对着她的女伴大声说,“快,快,去问问家属能不能见面?!”

法律意义上的家属,妻子,还是默不作声,走出法庭门口,稍微在墙上停靠了几分钟。我,这个记者,没敢上前去问,她对这个判决持什么看法。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