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关于我的葬礼—-  一名法治记者的怯弱之二

关于我的葬礼—-  一名法治记者的怯弱之二

在我心目中,世间最情深者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他给了爱妻冯蘅一个安静清香的葬礼。 那个画面美伦美奂,一直在我脑海。秋水长天,黄药师独自划舟,驶向碧波深处,那个女人安宁地躺在花香中。波光盈盈,《爱偏要别离》轻轻奏起。那一刻,没有虚伪的排场和哀嚎,只有心底最柔软的眷恋和悲伤。

十几年过去了,我还会唱《射雕英雄传》中这首古老的插曲,一字不差。那个年代的武侠电视剧的歌曲真好听,例如《铁血丹心》以及英姑唱给周伯通的《四张机》。

有了这么浪漫的葬礼垫底,死亡在我心里并不可怕,不过,前提是我能遇到我的“黄药师”。

可是,法治记者这个职业不利于我实现理想。平常见到的法学泰斗和知名大律师,通常只适合给我爹做朋友;上山下乡见到的多是冤苦的上访户。所以,羡慕金融组的同事,参加一个会议,满眼的青年才俊,一个又一个的beautiful mind。

前两个星期做了一篇报道《一个“肾贩子”的经营链》,新闻不大,但是却改变了我关于葬礼的理想。记者的人生,好像会被新闻不知不觉地塑造。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的。

此则报道是关于两个男子在北京的医院贩卖人体活体器官的。据医生介绍,最高法院在2007年收回死刑复核权之后,死刑犯的器官供应几乎停滞,活体器官买卖在各大医院一下子红火起来。据官方数据,每年150万的病人需要做器官移植手术,可是只有1万左右的人如愿。供体卖一个肾脏或者肝脏,市场价是4万多元,中介利润是3万多元。做一个器官移植手术,医院会收取约12万的手术费。加上术后的药物依赖,医院也有经济利益。所以,某些医院还会给肾贩子红包。利益链就这么形成。

详情请看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148399&time=2010-05-30&cl=115(嘿嘿,推销一下)

在采访的时候,记者应该保持冷静客观。但是,人难免在某个时刻“爱憎分明,是非不分”。原谅我吧,我也只是血肉之躯。

采访一位买肾者的老父亲时,我心怀情绪。拿起电话,我很想质问他,让一个年轻的男子把肾切下来给他中年的儿子,于心何忍?尽管我也认为,某些卖肾者本身也不够爱惜自己,因为一万元的债务,就自残,真对不起爹娘。

老先生今年73岁,一辈子行医。在开庭前,他向媒体提交了一份材料,声援被告,认为是被告救了他儿子的命。如果被告获罪,他愿意替他承担。当然,这在法律上是不可能的。

他向我诉说了当初为儿子求医的艰难历程。我能理解的,那是慈父之心。于是,听着听着,心软了。

他说曾经向医院提出,要和夫人在死后一起捐赠器官,因为懂得求器官的艰辛,所以同情其他的病人。但是,被武警总医院的门诊部医生当怪物一样轰出来了。

他没捐成,却激发了我捐赠器官的想法。如果我捐赠了器官,我的葬礼就不再浪漫。所以,我无法否认内心的失落。

老先生说,人死后,就火化成灰。还不如把器官捐赠出去,让活着的人有机会幸福。

我深表认同。

第二天,我郑重咨询了做卫生报道的同事刘京京。刘专家说,如果你同意捐赠,医生就拿着手术刀在病床旁边等着。等你一“脑死”,哪怕还有其他微弱的生命迹象,就开始动手,切除你的肝肾。

“这不是活宰吗?!”我惊愕地尖叫。

所以,我想如果要捐赠,一定要事先设计好稳妥的方案。

首先,我决定要委托一个信得过的律师,写好遗嘱,要求他守护在我临终的病床,杜绝医生把我活宰。

其次,律师要帮我对接受移植者进行品德调查。善良的、有利于社会的人,才配得上我高贵的器官。移植成功之后,我的生命得以延续。我希望他(她)快乐地生活,并且为社会的有限进步做点事情。

然后呢,我的尸体就变得四分五裂了。放在鲜花丛中,只会骇人,而不会让我的“黄药师”心生柔情,所以,我挣扎之后,决定,还是把我烧了吧。但是,不要给我开追悼会,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无聊的葬礼。

尽管我的捐赠条件有点苛刻,但是,我是有理有据的。

第一,体检的时候,医生照B超,说我的器官太小,找不到五脏六腑。我说,只要确认我有心有肺就可以了。医生说,这点能够确认。

第二,我尽管有过在厕所马桶蹲两个小时的纪录,但是,那并不能说明我的肾虚。真实的原因是,法院的人总把很多案件定为“专案”,不让我旁听。有一次,我在上午偷偷溜进法庭了。中午的时候,不敢出去吃饭,怕有去无回。另外,法院到处都是闭路电视,除了厕所。

第三,我的眼睛虽然不明眸善睐,而且还近视,但是,善于发现人世间美好的事物,包括人心。

第四,至于心脏嘛,过于敏感善变,不但敢于幻想,而且敢于行动。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可怕。所以,我劝人家别要了,特别是做领导的人,要了我的心,就会朝令夕改,祸国殃民。  

   但是,也不要喂狗。留着吧,埋在我最爱的腊梅之下,不枉我一辈子的风流。

 

听一首司马相如的琴曲《凤求凰》,纪念我初遇腊梅的心情。  

高溢舟油画作品·凤求凰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财新网“靡靡之音频道”

推荐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