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罗洁琪 > 七夕那天,我结婚了

七夕那天,我结婚了

我结婚了,真的,就在七夕那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秦观笔下的七夕。人家牛郎织女是渴慕了一年,火烧喉咙地爬上鹊桥,干柴烈火地相会。而我的故事,没有那么浪漫,真实的原因是,只有那一天,新郎能在我眼皮底下活动满24小时。暑假,他四处讲课挣钱(他说攒钱给我和孩子买了房之后,他就可以出家了)。再过一个星期,他就要出国了。去很久很久。

你肯定会问我,嫁给他,是不是因为很爱他?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嫁给这个怪物——说话只会“顶心顶肺”,生活习惯,一南一北,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前几个星期,他还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脸,无比诧异地说,“老天爷是怎么长眼睛的,你这个情感丰富的女人怎么会和我这个不缺爱的男人在一起了,哎!”

结婚前那个晚上,周日,十一点多,我剪了新头发,然后在大街上等即将要娶我的那个男人。他从上海赶回来。我狼狈又疲惫地站在黑暗的树底下,像私奔的地主女儿,脚下的大包小包,是我结婚的所有家当,一束青翠的富贵竹;周六去朝内的国营棉布店定做的大红床单;粉红色的新郎衬衫,380元,手感很好,我很喜欢;本来还想给他买双新皮鞋的,但是商场要关门了;还有我在路边买的金银珠宝,“Hot wind”的珍珠项链,49.9元,数字很吉利。

你可能有疑问,为什么,我要这么狼狈地结婚?因为,我突然想嫁给他了。很多人以为我保密,其实,不是。我上个月做梦都没想到,八月份会和他结婚。七月份的时候,我意外地看到王烁在微博上的“老婆推”,那种琐琐碎碎的甜蜜让我羡慕极了。那天晚上,我看得心潮澎湃,辗转难眠。我在想,都是女人,可是为什么人家能找到一个会哄老婆,对女人逆来顺受的老公呢?第二天,我跑去王烁办公室问,是否四川男人都那么好啊?我想,自己为什么竟然找了个宁死不屈的西北汉子?是否还有必要等四川好男人的出现?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符合我对婚姻的畅想曲。我喜欢有品位的、温存的、爱干净的、不俗气的男人。我一直等这样的人作我的夫婿。但是,等不到。

前两个星期看了三岛由纪夫写的《爱的饥渴》。书写得很美,像一幅晨雾飘逸的乡村图画。我细细地读,一直读到,悦子在阳光下晒衣裳,清风拂面,暮然回首,从其温柔的内心流出一句“三郎在哪呀”。那一刻,我很难过,忽然领悟到,爱情只能存在于想象,是一种病态的癫狂或者低烧。婚姻就是为了“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所以,算了吧,在这个乱世,只有他,我闭着眼睛都放心让他牵着我走。就算倾城,他的手也不会离开我。但是,这好像也不说明他很爱我,他说,这与爱无关,是一个男人的责任感。

就这样,很简单。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思量了千万次,最后只凭感觉在一秒钟内作出决定。事实证明,人心善变,很多严肃的考虑和论证都是没必要。

推荐 418